陌染

这里陌染,不是太太
一辣鸡写手
随便叫(小陌/小染/陌染等都可以
是只鸽子,日常想咕文,
懒癌晚期,没救了
接受催更,
但不一定催的动
欢迎扩列
qq;2665404824

[AWM阅读体]可遇不可求(35)

渣文笔慎入,ooc预警,感谢阅读!

好久没更了(咳

大家中秋快乐!

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

【是前队长的个人要求。”祁醉又稍稍往前靠了靠,嘴角带着笑意,“是我自己想知道你前列腺的具体位置,可以吗?”

强壮镇定的于炀大脑彻底当机。】

[hhhh于炀还是比不过祁醉啊]

[那当然!于炀能和祁醉这个畜生比吗]

[畜生2333,祁醉日常不做人]

[今天祁醉做人了吗?!!]

[没有!!!]

[祁醉太骚了,于炀抵挡不住啊hhh]

祁醉眼带笑意问于炀:“小哥哥,我想知道你前列腺的具体位置可以吗?”

于炀虽然耳尖微红却说道:“可以。”

祁醉看着于炀乖巧的样子,又想到于炀答应他的那些要求,暗骂一句:“艹”。

这本书什么时候才能读完?!

其他人已经习惯了,不就是狗粮吗,我吃行了吧。

贺娘娘用控诉的眼神看向祁醉,然而祁醉这个畜生全当做没看见,继续和于炀调情。

【于炀赧然,半晌低声道:“暂时……不行。”】

[炀炀太听话了吧]

[是的!!乖巧的炀炀我可以!!]

[ls你?!!]

[偷偷抱走炀炀]

[不行!炀炀是我的!]

[你们都别想了,炀炀在我怀里呢]

[???一个个都在做什么白日梦?于炀是你们能带走的?]

[ls,让我多做一会不行吗?(怨念]

[不行(冷漠]

[…………why?]

[当然是为了你好啊~白日梦做多了不好(微笑]

[,,,]

业火有点幸灾乐祸:“祁醉,有人和你抢于炀~”

祁醉表面满不在乎:“那又怎样?于炀是我的,别人抢不走。”随后又扭头看向于炀。

“我不会离开队长的。”于炀坚定道。

业火瞬间感觉日了狗,没嘲讽到祁醉就算了,还反被秀了恩爱md,他转头看向别处,拒绝狗粮。

而祁醉脑袋靠在于炀肩上,低声说:“我吃醋了。”

于炀快速亲了一下祁醉嘴角,然后被祁醉按住脑袋加深。

业火正好转回来,看到这一幕立马又转过去。

sofa没在一起时,被虐狗的是花落,但现在变成了他。

业火:我太难了

【但是……”祁醉叹息,“你早上是抽空直播了一个小时吧?你直播账号自动连接了……”

于炀脑子瞬间一片空白。】

[噗哈哈哈哈哈哈炀炀好惨]

[同情2333]

【没出柜吧?战队的经理不说他俩只是朋友吗?】

【嗯只是朋友,相互纹对方id互换直播间的好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哈。】

[hhhhh总结完美]

[就是好♂朋♂友啊233]

[哈哈哈哈哈哈笑死]

【祁醉:别训练了,去,把你们的人包括后勤工作人员什么的,都召集起来。

花落:做什么?

祁醉:我给你们讲讲我跟于炀的事。

花落:你神经病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】

[我期待的场景来了2333]

[花落好惨hhh]

[祁醉:我要抽一个小朋友听我和于炀的故事,谁想听?

我:求黑箱花落!!]

[花落:滚]

[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]

[花落已退出直播间]

[花落将你拉入黑名单]

[xswl]

海啸同情地看向花落,然后沉默了。花落惨吗?不惨!!他现在有对象!并且也开始秀恩爱了!惨个鬼啊!他还没对象呢!




[多糖]八一八那对总是秀恩爱还不自知的作编(上)

老傅生日快乐!!!

码个上篇当生贺w,后续…随缘(被打)

编辑多x作者糖

渣文笔慎入,ooc预警,

感谢阅读,不喜勿喷

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

作者交流群

百岁山:他们又开始撒狗粮了!!Orz【我太难了.jpg】【请善待单身狗.jpg】

傅闻声补完作业正准备去厨房找吃的,结果刚到客厅(去厨房的必经之路),就看到他大哥和嫂子正在沙发上接吻。

于是他只能放弃去厨房的想法,原路返回,等过段时间再去厨房。

你问他为什么不直接去厨房?当然是因为他怂啊!

以他大哥感觉的敏锐,如果他直接去厨房,绝对会被发现,然后唐哥和他大哥一段时间不会亲近,最后的结果就是他被他大哥教训一顿。

所以他果断选择回房间。

当然多少会气不过,但他又不敢对他大哥发气,最后只能在群里发泄。

“叮咚”谁回了他?要知道,群里其他人一向都不会理他的发泄的。

Fly:嘻嘻嘻,真惨啊~要不要帮你想办法~保证以后就绝对不会遇到这种情况

Fly…怎么会是他?帮我想办法?傅闻声坐在电脑前皱眉,他自然希望有办法解决这种情况,但…Fly,他的方法真的可靠吗?

但难得有人愿意帮他,他就看看是什么办法吧。

他快速在键盘上敲下一行字:

百岁山:你能有什么办法?

而另一边,慕回雪看见白若遥突然笑起来,问道:“你干什么了?”

“没什么呀,就是帮人解决问题而已~”

“你还会帮助别人?”慕回雪怀疑地看着他。

“我怎么就不会帮助人了。deer,你怎么能这么想我。”白若遥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,看见慕回雪鄙视的目光,这才收回戏,“好啦好啦,我就逗逗一个小孩。”

慕回雪凑过来看了下屏幕,不禁失笑,“小声又在吐槽维克多和磨糖啊。”

“是啊,我在帮他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“你的办法就是作死?”

“deer真了解我啊。”

“别逗太过了啊。”

“放心。”

“就是你才不放心好吧。”慕回雪心想,但也没有在说什么。

那边慕回雪和白若遥两人一人一句地闲聊。

而这边傅闻声见Fly一直没回复消息,心情焦躁,暗想他该不会是骗我的吧?

“叮咚”突然一声响起,傅闻声连忙看向屏幕。

Fly:只要你在他们亲热的时候主动走上前去打断他们,以后他们绝对不会再在你面前秀了~

百岁山:……

傅闻声突然感觉自己好傻,他怎么会对Fly抱有期望?

按Fly的办法,他绝对逃不过一场打。

Fly:我这个办法怎么样~

百岁山:你确定你不是在坑我?

傅闻声愤愤打下这一行字,他倒要看看Fly怎么回答。

Fly:你才发现吗?

傅闻声本来就很气,现在被Fly一惹更气了。但他又收拾不了Fly,大哥和嫂子倒是可以,但…如果让他们来,就会被发现这个群,然后知道他经常吐槽他们,……那他可能比Fly要凉的快……

大哥嫂子是不能找了,但他又咽不下这口气,该怎么办啊,等等,还有deer!

百岁山:@deer,雪姐,fly他欺负我!

deer:那我帮你收拾他。

百岁山:谢谢雪姐!

傅闻声心情舒畅多了,然而他不知道,他所指望的雪姐在某方面可以说是与Fly一边的,所以说他想让雪姐收拾Fly的想法是不可能实现了。

慕回雪看到信息后,感到既无奈又了然:“不是让你别逗太过吗?”

“我也没怎么逗他啊!”白若遥感觉自己很无辜。

“那他怎么还告到我这来了?”慕回雪自然不会信白若遥的话。

“他告到你这来了?为什么不去找维克多和磨糖?”白若遥的关注点明显偏了

慕回雪翻了个白眼:“别和我说你不知道为什么?”

“嘻嘻,知道不代表就不能问啊~”

“你这次逗小声是为了让多糖出来?不对,你知道小声不会去找多糖,所以你想干什么?”慕回雪发现自己总是看不懂白若遥想做什么。

“就是好玩啊!”白若遥随意地答道。

对,就是好玩,一开始他真的没想这么多,只是单纯无聊而已,后后来倒是起过慕回雪所说的那个念头,不过只过一秒他就放弃了,那小孩不会告诉多糖的。

“好玩吗?”慕回雪感觉自己永远不会理解像白若遥这种把作死当日常的人。

“当然。”白若遥反问她,“不好玩吗?”

慕回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默默坐回了自己的位置,
她觉得他俩之间有代沟,或者说,白若遥和这个世界都有代沟。

既然有代沟,那干脆别聊了。

占tag致歉(已截止)
999fo点梗!
感谢各位关注!!!(。・ω・。)ノ♡
cp内容如下:
awm:祁炀
黑天:萨楚
全职:伞修
地球:多糖

欢迎点梗w
24小时后截止
(应该有人点吧?)

emm但是因为开学了,没这么多时间,所以我可能要很久才会写完……

请说一下点什么梗!!
1551你们不说梗我不知道写什么啊!!

通知

马上就要开学了,

所以emmm接下来更新就随缘了

放心文是不可能坑的!


我爱学习,学习使我快乐(×


[AWM阅读体]可遇不可求(34)

渣文笔慎入,ooc预警,感谢阅读~

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

【卜那那见于炀脸上带了点笑意,满意的抖了抖肚子。】

【众人欢呼。

于炀垂眸,轻轻笑了下。

HOG是真的很好。】

[HOG真好啊]

[好羡慕他们,有这么一群朋友。]

[是啊]

HOG几人相视一笑,他们很幸运来到HOG,遇到这样一群朋友。

“来,为HOG干杯🍻!”贺小旭手端一杯酒,对着HOG其他人说道,说完直接一口干了,特别豪爽。

祁醉等人愣了一下也纷纷干杯。

花落吐槽了一句:“你们还喝起酒来了。”不过说实话他挺羡慕HOG的友谊的,但骑士团也不比他们差!

【回去的路上,于炀让司机停了下,自己去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,买了几盒青团。】

[名场面的起因!!!]

[你看这个青团,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青团,其实它背后有一段情~]Xn

[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]

[啧啧,铺面而来的狗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喜欢∩_∩]

[莫名感觉炀炀好宠祁醉啊!]

[嗯嗯!]

[神仙爱情我吹爆!]

“你看这个青团……”祁醉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。

“停停停。”业火急忙说道。

“干什么?”祁醉看向业火,目光中满是疑惑。

“求放过我们这些可怜的听众。”业火越说越哀怨,“书上被迫看你们秀恩爱就算了,还现场演示一遍,我可受不住。”说完业火还看了眼花落,然而花落正和soso聊天,并没有理他。

越想越委屈,以前每次祁醉秀恩爱的时候花落总是第一个说话的,结果现在……

花落抛弃了战友们,甚至还加入了敌方!也开始了秀恩爱……

我太难了jpg.

他看了看其他人,HOG似是看习惯了,不觉得什么,也是,说起来HOG众人也是促成狗粮的成员。

骑士团平时看sofa也看习惯了。

至于周峰,他压根就不关注这个。

最后他一脸期望地看向海啸,这个应该和他想法差不多吧。

然而让他失望了,海啸正和卜那那一起吃着零食。

业火……选择自暴自弃,也和他们一起吃起了零食。

别说零食还挺好吃的

【怎么可能只排了几分钟?

祁醉看着于炀因为低血糖而略显苍白的嘴唇,深呼吸了下。

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祁醉不想做人了。】

[祁醉你什么时候做过人吗???]

[ls说的好!👍]

[hhh祁醉今天做人了吗?没有!]

……

[祁醉要不做人?!那做谁?😏]

[当然是做于炀啊!!😉]

[👍👍]

[突如其来的车?我是不是应该下车?]

[下什么车!车门锁死,下不了了!]

[这算车吗?不算]

“看看弹幕怎么说的!”贺小旭鄙视地看着祁醉,“你做过人吧!”

“看了。”祁醉随意回道,“我看他们挺想我不(做)做(于)人(炀)的~”

“我……”贺小旭想骂人但看在祁醉是他老板的份上勉强忍住了。

【祁醉耳朵也微微红了,他含笑看着于炀,低声问:“没检查的话,我替他们来?”】

“我去!这么骚的吗?!!”海啸震惊了。

贺小旭这下忍不住了:“老畜生!”

祁醉微笑接受了,还说:“谢谢夸奖~”

贺小旭:艹

心里憋了几百句骂人的话,然而面对祁醉城墙厚的脸皮,他突然什么也不想说了……

说出来都是累啊!

许久没有动作的祁母敲了祁醉脑袋几下:“收敛点。”


[AWM阅读体]可遇不可求(33)

渣文笔慎入,ooc预警,感谢阅读

emmm进度是不是有点慢Orz,一章下来原文没读多少   (划掉)那是因为你每章都太短了(划掉),要不要加快进度?

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

【于炀含着泪只是点头,祁醉说什么就是什么,怎么罚他他都愿意。】

[小于炀太软了吧!!怎么能这么听话!]

[祁醉居然要惩罚于炀?!!]

[怎么罚♂~]

[于炀真的什么都愿意♂?]

[hhh用了“♂”后意思全变味了]

[这教会我们要擅用“♂”~]

[你们就不担心祁醉惩罚于炀??]

[为什么要担心这个??祁醉怎么可能会惩罚于炀~最多是惩♂罚]

[话说,于炀现在还没恢复吧,也就是说祁醉最多口头调戏几句,并不能做什么!⊙▽⊙]

[真的诶!hhhhh突然感觉祁醉有点惨hhh]

[祁醉忍得难受吗hhhh]

老凯他们一路看下来,由一开始的“没想到祁醉你是这样的人,居然想惩罚于炀”到后来的“好奇祁醉会怎么惩♂罚”,最后变成“祁醉你好惨”。

大家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祁醉。

祁醉正调戏于炀调戏的好好的,突然感觉气氛有点诡异,抬头一看,十几双眼睛盯着他。

祁醉懵了,你们这是干什么?

辛巴默默指了一下白屏。

祁醉越看脸越黑:“呵。”

海啸还特别作死地说了一句:“祁醉没想到你这么惨hhh”

“抱歉,你们想多了。我家童养媳不知道对我有多软,你们却连个对象都没有。”

花落:“我有对象,别把我算进去。”

海啸感觉自己接受到了双重暴击。

【然后……”祁醉轻轻握住于炀的手,轻声道,“既然钱全交给我保管了,每月给你妈妈和弟弟的钱……也该从我这里出。”】

[没想到啊]

[好暖啊]

[原来是这样的“惩罚”啊]

[居然是我把祁醉想…了!!祁醉今天做人了?!!]

[我错了,我不该这么想祁醉,我去面壁QWQ]

[加我一个qwq]

海啸心想:“居然是我们误会了祁醉?!!”

【似乎不管别人如何摧残于炀,他都能从夹缝里奋力挤出来,迅速包裹好伤口,马不停蹄的继续前行。

他天生命不好,所以更没时间沉湎伤痛。

他吃的苦太多,真的一件件舔舐,怕是一生都要碌碌无为。】

[于炀真的好顽强啊]

[是的呢,经历这么大的事居然这么快就缓过来了]

[要我至少要几天]

[完全不能比啊(卑微]

祁醉沉默,于炀吃了这么多苦,他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暗自坚定,于炀以前受的苦他会好好补偿,但以后他绝对不会再让于炀受苦了。

他和于炀一路走来,虽然道路崎岖,但万幸结果完美。

一开始注意到于炀是因为他的颜值,但后来……

祁醉想了想,吸引他的……

半夜待在训练室努力训练的他?

比赛中永不放弃,努力往前爬的他?

还是总能给人带来惊喜的他?

而现在,他的所有样子他都喜欢。

【祁醉蹙眉:“于炀说什么了?”

“Youth说……”贺小旭勾唇,“当年没打死我,后悔吧?”】

[好酷!]

[炀炀帅爆了!!]

[霸气!]

【卜那那幽幽道:“还以为咱们是一窝鸭子呢,有事没事儿被拉去体检,我总感觉隔壁别墅的大爷看我的眼神不单纯!真的,这好几年了,他是不是一直以为Banana是我的花名?沪上名gay,夜上海芭娜娜!”】

[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窝鸭子哈哈哈]

[home  of  gay石锤hhh]

[神他妈夜上海芭娜娜噗哈哈哈]

[伞修]梦醒

渣文笔慎入,人称混乱,表述不清警告,

ooc预警

感谢阅读,不喜勿喷

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

我从噩梦中惊醒。

睁眼看向四周,感到既陌生又熟悉。

周围静悄悄的,太静了,静得令人害怕,更别说我刚做了个噩梦。

对了,那个梦!

我躺在床上,想下床却感觉浑身无力,只能慌忙喊道:“沐秋!在吗!?”

刚喊完就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,声音嘶哑,喉咙也无比疼痛。

厨房里苏沐秋正在煮粥,见叶修叫他,回道:“叶修,你醒了啊。叫我干什么?”

沐秋!是沐秋的声音!对啊,那只是个梦不是吗?我居然会信一个梦!我暗暗嘲笑自己,心里却仍在恐慌,那个梦太真实了。

“嗯,我醒了。没什么,我有点饿了。”我强压住内心的激动说道。

“我正在煮粥,你烧还没退呢,好好躺在床上,休息会,我等会儿端粥过来。”

原来是发烧了吗,我已经记不清睡前发生的事了。

没有听沐秋的吩咐,我起身穿鞋,悄悄来到厨房门口,探头看着沐秋的背影。不知为什么,明明只是一个背影,我却眼眶微红,莫名想哭。

我这是怎么了?我仰头望天努力使自己不流眼泪。

苏沐秋煮好了粥,准备端一碗给叶修喝,于是转身走出厨房,结果就看见叶修站在门口,生气但又无奈地说道:“不是让你待在房间吗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我默默低头,假装什么也没听到。

沐秋被我气笑了,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拉着我一起回房间。

回到房间,喝完粥后,我再次躺回床上。

“烧退的差不多了,你再睡一会儿,我先走了。”苏沐秋用温度计量过之后满意点头,转身离开。

我拉住他的衣角,不让他离开,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我心里莫名感到害怕,仿佛他这次离开就不会回来了。

我知道这是做了那个梦的后遗症,却没有放手。

“叶修,你到底怎么了?”苏沐秋无奈地看着我,坐在床边,没有坚持再离开。

“没什么……我…做了一个…噩梦。”我犹豫了一会最终说道。

苏沐秋没想到会得到一个这样的回答,嘲讽道:“怎么?叶小少爷还怕一个噩梦吗?”然而他却紧紧握住了我的手。

“我当然不怕!只是…”我自然不会承认,立马反驳他。

“只是怎么了?”

“……梦里你出车祸……死了…”我终究还是说了出来,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只是个梦,我却感到害怕。

苏沐秋愣住了,看向我的目光里充满惊讶,却又带着一点复杂。随后安慰我道:“……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
“嗯。”我听到回答终于满意了,乖乖躺在床上准备继续睡觉。

而苏沐秋则坐在我床边,仍然紧紧我的手。阳光从窗外透过洒在他身上,显得他的身形有些透明。

苏沐秋静静看着叶修的睡颜,眼底满是温柔。

他俯身触碰叶修的嘴唇,轻声道:“我爱你”

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

清晨,窗外传来叽叽喳喳的鸟鸣。

叶修躺在床上 ,微微蹙眉,似是对这刺眼的阳光不满。

过一会儿,他终于晃过神来,从床上坐起。

“沐秋,我又梦到你了,我好想你。”叶修说话的语气极其平静,但他脸上的泪痕却显示了他内心的悲伤。

然而他不知道在他旁边站着一个透明的身影,正是苏沐秋。

苏沐秋看着叶修眼里满是心疼,他飘到叶修身边想抱叶修一下,手却穿过了他的身体,他愣了一下,接着看着自己的手暗暗自嘲,苏沐秋,你已经死了……

――南山公墓――

叶修来到苏沐秋的墓前,手里捧着一束从一旁花店买的百日菊。

他将花束放下,后直接坐在了墓碑旁,慢慢说着他最近的经历。

“沐秋,我带着兴欣赢得冠军了……”

“我的叁十七连胜还等着你破呢……”

“你自己说人生路很长,结果……”叶修越说越声音越小“苏沐秋你个骗子……”

“对不起,阿修,我食言了……”苏沐秋站在叶修旁边轻声说道,然而叶修却听不见。

叶修缓和一下情绪后,继续说道:“我退役了,这次不会回来了。队长让给了沐橙,放心,她现在很好……”

“我要回b市了,在外面待这么久了,说起来挺对不起他们的,也该回去了,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来……”

“沐秋,再见。”叶修起身离开。

“我爱你……”微不可闻。

“我也爱你。”沐秋心里默念,静静看着叶修离开。

他陪了叶修这么多年也该离开了。

苏沐秋的身影渐渐化为金色的光点,随风飘散,煞是好看,但没人能看到。

叶修似是感觉到什么突然转头,然而什么也没有。

他继续向前走……

[AWM阅读体]可遇不可求(32)

渣文笔慎入,ooc预警,感谢阅读~

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

【天知道他这些天是怎么忍过来的。

多少次,于炀都想把许大伟叫出来,开车撞死他,直接打死他,用手掐死他……】

【就连贺小旭都在暗暗纳罕,觉得不可思议,不敢信于炀能忍的下来。】

[抱住炀炀,幸好忍住了,为了一个人渣毁了自己的未来不值得。]

[我也好想弄死那个人渣啊!!]

[+1]

[炀炀当然能忍!难道要为了这么一个人渣葬送未来?]

[嗯嗯,就是!]

于炀看着弹幕微笑,他很开心有这么一群人关心他,理解他。

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那些事都如过往云烟,对于他来说不重要了。

他想了想当年为什么能忍下来。

理由很简单,因为他身边有了值得牵挂的人。

队友,朋友,和爱人。

为了他们,他能忍也必须忍。

正如弹幕上所说,为了那么一个人渣葬送未来不值得。

【我本能忍受黑暗,如果不曾见过光。

遇见了祁醉,遇见了HOG……虽只有短短数月,但于炀已经变了。

他舍不得死了】

[我本能忍受黑暗,如果不曾见过光。]

[即使深处黑暗,但我仍渴望光。]

[呜呜呜想哭呜呜呜呜]

[幸好炀炀遇见了祁醉,遇见了HOG,如果没有遇到,炀炀这辈子就毁了。]

[嗯嗯QWQ]

祁醉眼角微微润湿,他的youth啊。

于炀抱住祁醉,头靠在他肩膀:“我真幸运遇见了你。”

祁醉:“这同样是我的幸运。我们两个在一起是命中注定。”

其他人难得没嘲讽祁醉秀恩爱。

卜那那用力地咬着手中的辣条,似是他咬的不是辣条而是他的仇人:“md,每天秀恩爱,看的我都想找一个了。”

“就你还是算了吧。”老凯回道。

“我去,什么叫就我?!!瞧不起我啊,我怎么了我,我就不能找对象了?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……老凯,我惹你了?”卜那那不解了他就是随口说一句,老凯干嘛总和他抬杠。

“没有,只是看着两对情侣秀恩爱不爽。”

“我艹,那关我什么事,你冲他们不爽啊。”

“我怂。”老凯厚脸皮地说道。

“……”卜那那彻底无语了。

等等两对?卜那那看向花落,果然,soso正在投喂花落。

mmp,我迟早得被狗粮撑死。

【如果所有苦难都有他的意义,那这几年辗转苟活的岁月,大概就是为了积攒足够的运气,让他遇见他的这束光。】

[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爱情!]

[祁醉,于炀生命里的光!!]

[耗费此生的运气只为遇见你❤]

【于炀隐瞒许久的童年,随着问审许大伟的过程,一点一点,全展现在了战队面前。

于炀为了不让许大伟有辩解的可能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

他死死捂着的伤口被一件件摊开来,分析,评判。】

[……心疼]

[强烈表示不能就这么放过许大伟!!我觉得他还可以再惨点!]

[我也觉得!!]

[藏了这么久的伤口被自己主动摊开,该多痛苦啊!]

于炀看到大家一副担心的样子,笑了笑:“没什么的,不用担心。”

业火不信:“怎么可能会没事。”

“真没事。”于炀无奈,“对于我来说都过去了。”

祁醉揽着于炀,对着他耳朵轻声道:“现在是没事,那那时候呢?”

于炀耳朵被祁醉说话呼出的热气吹的微红。

祁醉看到后轻笑一声。

于炀耳朵更红了,低头不敢看祁醉,至于祁醉说的什么全忘了。

卜那那:“于炀还是这么不禁撩啊。”

【祁醉自虐一般的听着于炀复述自己童年时遭受的虐待,一字不漏的,像是要刻在心里一般。

祁醉回想一年前,自己推开于炀头也不回的走了的那天。

于炀当时是怎么想的呢?

祁醉出神一般自言自语:你怎么忍心呢。】

[你怎么忍心?!]

[你怎么忍心?]

soso等人也起哄似的说:“祁醉你怎么忍心?”

于炀:“不关队长的事,队长又不知道。”

“于炀你别总护着祁醉啊。”老凯哭笑不得,“我们没怪他,这事除了你我们都没资格评价,毕竟我们不是当事人。”

【祁醉深深的看着于炀:“宝贝儿,我喜欢上一个人不容易,别折腾我了。”】

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

终于码完了,依旧短小_(:з」∠)_


[AWM阅读体]可遇不可求(31)

渣文笔慎入,ooc预警,感谢阅读~

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

【于炀:你确定,我给你钱了,你就不会曝光我的事了吗?

许大伟:哈哈哈,我是说等我满意了。

于炀:满意了就闭嘴,不会污蔑我,对不对?】

[炀炀真的要给这个人渣钱吗?]

[只能这样啊]

[担心炀炀]

[只是权宜之计,不用担心的]

[最后结果怎么样?]

[他最后一定得到了惩罚吧?]

[当然,他接下来要在牢里待一辈子……]

[干的漂亮!!]

[“污蔑”!!划重点,等下要考的!]

[炀炀超聪明的!]

[诶诶诶,我怎么突然跟不上你们思路了?]

[看下去就知道了。]

[了解👌]

【【不给钱,就让你现在那些朋友都知道你以前是个什么东西!】

于炀垂眸,低声道:“我不饿,算了。”】

卜那那表示不屑:“切,他以为他是谁啊,他说的我们就会信。”

“就是!辛巴愤愤不平,炀神是他的偶像,他不允许别人这么侮辱他:“炀神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知道!我们怎么可能信他这个人渣。”

【于炀状态有点奇怪,祁醉不是不担心的。】

【只要不是嗑药,别的事儿上花多少钱祁醉都可以满足他。】

[呜呜呜妈妈我又信爱情了!]

[他们怎么这么好!!]

[这口狗粮吃的格外开心~]

[同上!]

[1551神仙爱情哭了]

[看看这一脸对钱无所谓的样子QWQ,我酸了]

[祁神缺腿部挂件吗?能听故事吃狗粮的要不要~]

[emmmm楼上……]

[hhh听故事我也可以!]

一群被迫听故事的表示不理解:为什么会有人主动赶着去吃狗粮?狗粮很好吃吗?

当然好吃呀!

花落已经习惯这本书时不时突然来一口狗粮的习性了,并没有去理书。

他正默默坐在座位吃着零食。

刚有点渴了,旁边就递过来一杯奶茶,是他喜欢的口味。

他侧头看向那人,soso,完全在意料之中,除了他谁会一直关注他的一举一动,谁会努力去了解他的喜好。

自从上次想通之后,很多微小的细节突然放大了。

他训练时电脑旁的零食,骑士团凋零时的安慰,以及每天的“晚安”……

soso看向他的眼神里全是爱慕和宠溺,他自嘲一笑,这么明显他居然没发现。

soso见他突然笑起来,问他怎么了。

花落: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感觉自己真是个傻子。”说完他的眼睛定定地看着soso。

soso被他看的有点慌乱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接着花落突然扑进soso怀里,凑到他耳边说道:“soso,你喜欢我是吗?”

soso身体突然一僵。

花落笑了: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soso:“真的?!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你以后就是我男朋友了?”

“嗯。”

soso猛地抱紧花落,他没想到,没想到花落会答应他,以至于他现在有种虚幻感。

花落静静趴在soso怀里。

在说出这番话之前他心里默默问了自己一个问题:他喜欢soso吗?

心里立马出现了答案:喜欢。

这几年,soso完美融入了他的生活,等他察觉时,他已经离不开他了。

如果说soso这是温水煮青蛙,那不得不说结果非常成功。

他们这的动静这么大,其他人当然注意到了,纷纷贺电。

“soso,恭喜呀。”

“终于抱得美人归啦~恭喜你呀。”

祁母也送上祝福。

……

soso一一道谢。

花落有点不爽:啧,果然就他一个不知道soso对他心思啊。他之前实在是太迟钝了,花落突然有点嫌弃以前的自己了。

【祁醉温柔一笑:“我们不是和好了吗?”

于炀眼眶簌然红了。

祁醉怎么会这么好?】

众人突然醒悟,他们以后是要吃两份狗粮了?!!!

妈呀,一份就吃不下了还要再来一份,生活为何如此艰难…

脑壳疼jpg.

soso花落好不容易在一起他们能说什么,他们认了行了吧!

【于炀其实从逃出家那天开始,就设想过,将来被许大伟找到,会是什么情形。

……

不管是哪种情况,想象的尽头,都是一把刀。

于炀像幼时幻想的那样,用刀子捅死了许大伟。】

祁醉紧紧抱住于炀,他不敢想象如果于炀这么做后果会怎么样……幸好没有,没有……

【“你知道……”于炀沉默片刻道,“敲诈勒索罪吗?”】

【“三万以上,就能判你十年了。”于炀一字一顿,“上不封顶。”】

【“快三百万了,你猜猜,你会不会把牢底坐穿?”】

[炀炀nb!!]

[干的漂亮!!!]

[厉害!]

[这个人渣终于要受到惩罚了!撒花!✿✿ヽ(°▽°)ノ✿]

当然厉害,那可是他的youth!祁神满满骄傲。

祁母翻白眼:“又不是你做的,你骄傲个什么。连儿媳妇受欺负了都不知道有什么用。”

祁醉:……无法反驳怎么办。

“噗哈哈哈哈哈哈。”其他人吃瓜吃的特别快乐,要你每天秀!

【HOG需要他,祁醉需要他。

那么好的战队,那么好的祁醉】

[呜呜呜呜心疼]

[那么好的炀炀!]

[那么好的于炀!]

[他们就是这么好!!]

[我就是这么喜欢他们!]

【于炀依稀觉得自己在做梦。

梦里,祁醉抱住了他,拦住了他,没让他激愤下做蠢事。】

[不是梦啊!]

[对,不是梦!]

【于炀扭头,看看紧紧抱着他的祁醉,余光里,赖华撸起袖子露出花臂,面露凶相,卜那那拎着个棒球棍,大骂着冲了过来,老凯和辛巴每人手里也拿着东西,贺小旭鞋都没穿,拿着把水果刀,警惕的看着许大伟。】

[这就是HOG!!]

[hand  of  god!每一个人都是神之右手!!]

[……好像偏题了?]

[管他呢,歪楼不是很正常吗?]

[也是。]

[咳咳,突然想到一东西,我说出来你们别打我啊。抱头保命jpg.]

[??你说]

[HOG→home  of   gay,顶锅遁,溜了~]

[噗哈哈哈哈哈哈哈魔鬼吧哈哈哈哈]

[秀儿hhhhhh]

[厉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]

[那位姐妹还在吗?👍👍]

[悄悄冒头]

[捉住]

[捕捉失败~]

除HOG全员:…噗哈哈哈哈哈哈哈,抱歉抱歉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哈哈,home  of  gay哈哈哈哈哈哈哈,这解释我给一百分。

再看看HOG~:

祁醉没忍住笑了一声,咳咳。贺小旭瞪了他一眼。卜那那一脸无所谓,你想想会用“热火辣妹芭娜娜”做备注的人会在意这个。老凯则在好奇想出这个的秀儿是谁。于炀,辛巴一副状况外的样子,不过前者是被调戏狠了,现在还没反应过来。赖华看着他们的样子无奈扶额。

【他面前是扭动着被铐起来的许大伟,身后是整个HOG。迟到七年的正义,这次总该得到伸张。】

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

咳,不知道该怎么写,请不要在意过程,总之sofa成功🔒死,庆祝一下🎉🎉🎉


[AWM阅读体]可遇不可求(30)

渣文笔慎入,ooc预警,感谢阅读!

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

【小于炀看着自己妈妈,问她为什么。

妈妈跪在地上,哭的不能自已:“我怀了……”

于炀把脸埋在枕头里,压抑的喘不上气来。】

[……就为了另一个孩子……]

[于炀不是她的孩子吗,怎么能这样!]

[你肚子里的是你的孩子,于炀就不是了??]

[不帮炀炀就算了,还阻止炀炀报警,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…!]

[关键是理由居然就是她怀孕了?!!呵]

于炀看着屏幕上的妈妈,没有任何感想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 ,那个一直关怀他的母亲消失了,变得每天只知道哭。

她每忍让一次,他对她就失望一分,到最后,彻底失望乃至绝望。

他们之间渐渐成为陌生人,唯一的交流大概是每月打钱过去,作为她生育他的最后一点情分。

现在打钱的事交给队长了,他们之间的联系彻底断了。

他知道队长是为了他好,希望他彻底摆脱过去,他自然不会辜负他的期望。

【小于炀总归是没被打死。

活过来以后,他跑了。】

【卑微了一辈子的女人绝望又无助的摇头,甚至想要劝于炀别走。】

花落彻底无语了:“劝于炀别走,难道她想于炀一直待在那个地方,一辈子被继父打?!!在她心里,于炀到底是不是她孩子,她就忍心每天看着于炀挨打?”

“怎么不忍心。”卜那那嗤笑一声,“在她看来,大概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最重要,其他什么的……”

于炀低头,没有发表任何看法。

祁醉看向于炀的目光有些担心,使眼神给卜那那他们,让他们别说了。

卜那那连忙不再说下去。

于炀听到谈话声突然中止,抬头看向卜那那,眼神中带着疑惑。

卜那那:“抱歉,炀神,我不该随意评价你妈妈。”

于炀摇头:“没事,我和她已经不再联系了。”

【于炀静静的看着谢辰,反问:“我就不是她的孩子了吗?”

谢辰哑口无言。】

“你是她的孩子,但她不配当你的母亲。”周峰突然说道。

于炀看向周峰,有点讶异他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【练习赛间隙,于炀又收到几条消息。

于炀冷冷的看着短信息,没再删除。

该来的还是来了。】

[那个人渣要来了。]

[好想打死他。]

[脸呢?居然好意思]

[他有脸这东西吗?]

[没有!]

【卜那那感觉于炀状态有点不对,凑近了看看他的脸色,大声质问:“祁醉昨晚去你房间了?!”

于炀:“……”

刚做过理疗的祁醉上楼,听到这一声淡淡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】

[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本来还很生气现在哈哈哈哈哈]

[xswl卜那那这个活宝hhh]

[卜那那:气氛尴尬?心情不好?不用担心,只要来找我,保证气氛立马活跃,心情立马变好~youth亲身体验,绝对有效~欢迎来找我芭娜娜~]

[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秀😂]

[嘻嘻~]

[于炀:???]

[哈哈哈哈]

卜那那恍然大悟:“原来炀神脸色不好是因为这件事啊。”

【“那怎么这个脸色?”祁醉飞快的挑了一下于炀的下巴,低声笑,“不是害怕吧?不是跟你说了,我不欺负你么,慢慢来……”】

[啧啧啧,老流氓]

[不要脸]

[今天祁醉做人了吗?没有!!]

[别想了,祁醉做人?怎么可能。]

祁母看向祁醉:“别总欺负人家于炀。”

“我哪有……”祁醉不服,祁醉委屈。

“我说有就有。”

系统暗处疯狂打call:祁母霸气!!

祁醉:……

【卜那那今天心情好,非要跟祁醉抬杠:“看看不行?战队你家的啊?”

祁醉笑了:“哎,你最好记住这句话。”】

[哈哈哈哈还真是他家的~]

[???怎么变成祁醉家的了]

[楼上你第一遍看吧,后来祁醉买下了战队。]

[哇哦,这么有钱?!!]

[就是这么有钱~]

卜那那:……谁能想到我随口说的一句话竟然成真了。

【这个人渣知道自己最在意什么。

如果可以,于炀希望祁醉一辈子不知道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过往。

于炀并不需要祁醉的怜悯。

能自己处理的事,于炀从不想影响到任何人。】

祁醉蹙眉,心里有些生气,最后无奈一笑,对于炀发火不可能的:“我不是怜悯你,我是心疼你。我希望能知道你的一切,从而能更好的了解你,所以以后别总一个人撑着了,我心疼。”话语中满是宠溺。

于炀耳尖微红:“我…知道了。”